主页 > 新闻 >

巴萨vs皇马5比0把性侵当成癖好,死刑前流下鳄鱼

2021-11-02 08:58 90比分网/海城/90比分网 | 阅:460

巴萨vs皇马5比0把性侵当成癖好,死刑前流下鳄鱼

    2020年2月20日,最高人民法院下达了对罪犯孙小果的死刑执行命令。

    直到死前验明正身的那一刻,孙小果才红着眼眶流下眼泪。

    看到报道画面的每一位观众和读者,无不对这个判决拍手叫好。

    孙小果到底是谁?他是犯下了怎样的罪行,激起了全国民愤?

    不久前,央视纪录片《扫黑除恶—为了国泰民安》和《档案纪实》播出,揭开了孙小果何以变成穷凶极恶的歹徒,以及他背后之所以有强大“保护伞”的原因。

    01、暴力的童年

    孙小果,原名陈果,1977年生于云南昆明。

    比起自己身边的一众“70后”,孙小果的出身很好,他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公安干警,国家公职人员。

    生父陈耀在昆明市公安局任职,母亲孙鹤予则任职于昆明市官渡区。

    不过,陈耀有一个不良嗜好,那就是喝酒。

    每次喝完酒,陈耀就对孙鹤予母子拳打脚踢,肆意施暴。至今孙鹤予仍不愿多回忆关于前夫陈耀的细节。

    忍无可忍的孙鹤予于1982年提出与陈耀离婚,当时孙小果才刚刚5岁。

    法院将孙小果判给了孙鹤予,但因为工作繁忙,孙鹤予对孙小果疏于照顾,平时几乎没法和儿子生活在一起。

    所以虽然名义上孙小果应该跟她生活,其实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孙小果都跟陈耀在一起。

    离婚三年后,陈耀就得以升迁,不仅工作调到了物资局,而且分到了小楼房。80年代住楼房已经是真正的“小康生活”了,可被身边同学羡慕的孙小果,却始终得不到父亲陈耀的认可。

    跟离婚前一样,陈耀依旧酗酒,对孙小果的打骂是家常便饭,陈耀下手没轻没重,骂人也很难听,这极大地影响了孙小果的童年。

    学着父亲的样子,孙小果在学校也开始喜欢上用暴力解决问题。

    1992年,陈耀离婚10年后,孙鹤予终于升迁并再婚。他的新任丈夫是当时五华分局副局长李桥忠。

    这时候,忙于工作的孙鹤予终于想起了儿子孙小果,才将他接过来和自己一起生活。

    此时的孙小果,已经15岁了,他身高接近1米7,身材壮硕,跟孙鹤予当年离婚时那个只有5岁的小男孩判若两人。

    更让孙鹤予吃惊的是,她发现儿子有极大的暴力倾向。

    虽然知道这是因为前夫陈耀的影响,但孙鹤予没有办法,反而想出一个“奇招”,希望通过送孙小果当兵让他变乖变好。

    可征兵年龄最少应该是17岁,当时孙小果只有15岁,怎么办?

    孙鹤予和李桥忠商量之后,通过运作将孙小果的出生年月从1977年修改至1975年,这样,1992年12月,孙小果顺利入伍,成为昆明武警某部的一个上等兵。

    之后,孙小果又进入武警某学校学习。

    孙鹤予没想到,儿子孙小果并没有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上正途,其暴力行为反而越来越严重,直至犯罪。

    02、一时兴起的犯罪

    1994年10月16日,孙小果还是一名在校的学生。这天他和四个无业青年在昆明环城南路驾车游荡。

    行车途中,孙小果看到有两个单身女孩结伴而行,见色起意,光天化日之下将两个姑娘强行拖拽至车里。

    车子行驶到呈贡县境内呈贡至宜良6公里处,孙小果等五人对两位受害者实施了轮奸。

    10月28日,事情败露,孙小果一伙被捕。

    这时,一向溺爱儿子,觉得对儿子有亏欠的孙鹤予坐不住了。她的第一反应不是让儿子在监狱中好好服刑,接受改造,而是想办法托关系走后门为他减刑。

    因为她觉得:“小孩子长大就懂事了”。

    按照孙小果入伍的记录(1975年生),他在1994年应该是19岁,已经是成年人了。

    一旦被定罪,至少也应该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。

    孙鹤予就想着在年龄上做文章。通过丈夫李桥忠的运作,孙小果的出生年份再次被改回到1977年。

    这样一来,当时犯罪的孙小果就只有17岁,在法律上来说,成年人和未成年人犯强奸罪,量刑是天壤之别。

    通过母亲孙鹤予,主犯孙小果当年仅被判有期徒刑三年,在一伙的五个罪犯里,他的刑期是最少的,其他人都在五年以上。

    更离谱的是,就当其他人在服刑的时候,孙小果却未进监狱一天,因为孙鹤予和李桥忠又通过人际关系运作,以患传染性肝炎为由,为孙小果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。

    实际上,孙小果是逃脱了惩处,一直在逍遥法外,那两位花季女孩,就白白被糟蹋了。

    03、恶魔露出獠牙

    孙鹤予为孙小果“摆平”轮奸罪,这让孙小果内心受到极大的鼓舞,越发变得肆无忌惮。

    事情传出去,大家都觉得孙小果是个犯罪不会被判刑的人,他的黑社会名声和威望越来越大,昆明人人见他都畏惧三分。

    借着这份威望,孙小果开始做起了夜场生意,他不仅伙同“东北帮”流氓团伙收取昆明当地娱乐场所的保护费,还猖狂嚣张至极。

    娱乐场所的工作人员和女服务生,他让下跪就下跪,让做什么就做什么。不听话的轻则打骂,重则砍伤。

    更离谱的是,他将性侵变成了一种“癖好”。

    1997年4月,孙小果在茶苑楼宾馆908号房性侵了一位16岁少女。

    6月1日这天,同样在这个宾馆的906号房,在房间内还有其他人的情况下,孙小果性侵了另一位少女。

    仅隔了4天,孙小果又在同一间房性侵了一名女学生。

    这些女孩惧于孙小果淫威,不敢声张,致使孙小果胆子越来越大,6月17日晚,在兴绍饭店301房间,孙小果欲性侵一名女孩,这个小女孩抵死不从,孙小果就让手下对其拳打脚踢,并不让其回家。

    到了1997年7月,孙小果参与的一件案件被报案之后,盘龙区拓东路派出所才发现,这个罪犯本应在监狱服刑。

    民警迅速打电话联系了孙鹤予,可孙鹤予的回答是,孙小果回四川外婆家去了。

    仅1997年的8个月内,孙小果至少有8起犯罪,涉及性侵、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、故意伤害罪等。

    更让全国国民群情激愤的,是1997年11月孙小果犯下恶魔般的罪行。

    11月初的一个晚上,17岁的少女婷婷(化名)对男友汪某说:“孙小果以为我在外边说他坏话,扬言要打我。”

    汪某为了展现自己的男友力,号称要自己帮婷婷“摆平他”。于是婷婷拨通了孙小果电话,汪某对孙小果言语挑衅一番后,两人约定了见面地点。

    为了让男友准备充分,婷婷跟他讲述了孙小果的家庭背景及一些犯罪事实,没想到汪某当即吓软了腿,最后也没赴约。

    可孙小果当真了,他在约定地点到处找一个姓“汪”的人,见到路人就提起领子问,吓得所有人作鸟兽散。

    找了一圈无果,孙小果气急败坏,一肚子怒火没地方撒,突然在月光城舞厅门口遇到了婷婷的表姐,只和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17岁女孩苑苑(化名)及其朋友,同样17岁的杨杨(化名)。

    孙小果当即指使手下将两个女孩带进“温州KTV”包房内。杨杨被同伙看押,苑苑则被带进包厢“审讯”。

    孙小果逼问是不是她将自己手机号告诉了别人,苑苑表示自己并不知道他的手机号。孙小果二话没说,指使手下将苑苑架起,对她腹部一顿拳打脚踢,苑苑几次痛昏过去。

    醒来后,孙小果又找来筷子和牙签,用两根筷子猛夹少女的十指,将牙签插进少女的指缝。

    苑苑的惨叫并没有得到同情,反而激起了孙小果的快意,他拿起牙签刺进其胸部,并用烟头在苑苑胳膊上,腿上和腹部烫下许多伤痕。

    暴行过后,孙小果挟持两个少女又来到地处繁华路段的豪盛娱乐城,进门就对两个少女一顿拳打脚踢,苑苑此时已经满脸满身是血,挣扎着爬起来后,又被一脚踢到面部。

    之后,几个人搂着苑苑,在众目睽睽之下让她咬住大理石茶几,然后用肘部猛击,用脚猛踹其后脑勺,一瞬间苑苑嘴里不少牙齿碎裂,有的直接脱落,满嘴是血。

    杨杨看到这一切,没办法只能向孙小果求饶让他别再折磨苑苑,孙小果哪里肯听,二话没说冲她的面门就是几拳,杨杨顿时满脸是血,面部开始淤血和臃肿。

    (电视剧《扫黑风暴》中受害人徐英子就有被孙兴逼咬茶几的情节)

    打骂一阵后,孙小果将她们拖到二楼啤酒屋,再次让苑苑咬住大理石茶几而后猛击其后脑。

    看到苑苑重伤昏迷,孙小果要来啤酒浇在她脸上,醒来后又是一顿拳打脚踢。

    施暴到凌晨四点多,孙小果将二人拖至昆明饭店大门口,苑苑此时已无法行走,瘫倒在地。

    孙小果气不过,让两位少女互扇对方耳光,要打得响亮才罢手。

    打完耳光,两位少女被拖拽至门外,苑苑此时再度晕倒。这伙人竟冲着她撒尿,被尿浇醒后又是一顿拳打脚踢,直到其呼吸微弱生命垂危,他们才将二人扔至昆明延安医院门口,之后扬长而去。

    在后来的伤情鉴定中,女孩的伤势被鉴定为重伤。

    04、罪犯“死而复生”

    苑苑的父亲老实巴交,收入不高,看着被折磨得没有人样的女儿,心里的痛撕心裂肺。

    但他深知孙小果的势力,不敢去报案,只能默默守候在女儿身边,防止其受二次伤害。

    1997年11月8日,为了女儿不再受威胁,苑苑父亲终于下定决心报案,一同报案的还有受害者杨杨。

    派出所从未见过如此恶性案件,很快将案件情况呈报分局和市局,市局得知情况迅速成立联合专案组展开调查,并于11月10日将孙小果等8名犯罪嫌疑人捉拿归案。

    昆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直言:自己办刑侦这么多年,从未见过如此残暴的伤害案件。

    几位办案警官也拍案而起:这个孙小果涉及的案件太多了!

    这年11月19日苑苑的表妹婷婷签字的一份笔录中透露,包括自己、朋友以及其他未成年在内的多名少女均被孙小果团伙轮奸或强奸过,其罪行罄竹难书。

    孙鹤予此次又想为孙小果运作减刑,但这次孙小果犯罪性质太恶劣,两人也无能为力。

    最终,1998年2月,昆明市中院判决孙小果犯强奸罪、强制侮辱妇女罪、故意伤害罪、寻衅滋事罪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死刑。

    而孙鹤予和李桥忠包庇儿子的罪行也被披露出来,孙鹤予丢掉了公职还被判了五年,李桥忠留党察看两年并被撤职。

    原本大家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,可一位空姐却让孙小果再次“复活”。

    2018年7月一天晚上,一名李姓空姐在KTV和一名男同事王某发生争执,空姐遂打电话“摇人”,没想到摇到的不是别人,正是孙小果。

    孙小果二话不说,过来就踹破了王某的膀胱,

    造成人身伤害,之后扬长而去。

    没过几天,孙小果就因故意伤害罪被抓,没想到他态度极其嚣张跋扈,对民警很是不屑。

    办案民警一查傻了眼:这个人1998年不就应该死了吗?20年后为什么复活了?

    一时间舆论哗然,大家都在猜测,“死刑不死”的孙小果,背后到底有多大的保护伞?

    05、层层失守酿惨剧

    据公安部门调查,孙小果是2010年4月出狱重回社会的,服刑不到13年。

    一个死刑犯何以减刑至13年?这一切,还要从孙小果的父母亲说起。

    孙小果母亲孙鹤予出狱后经商,在丈夫李桥忠的打点下干得风生水起,积累了不菲的财富。

    孙小果继父李桥忠,在被撤职后蛰伏了几年,于2004年重新走马上任,任五华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。

    利用职务之便和之前的战友关系,李桥忠开始了为孙小果打点的路。

    1999年二审,孙小果死刑没被核准,被改判为死缓。

    要改判死缓为有期徒刑,就要启动再审。

    重新立案是再审的关键环节。李桥忠和当时云南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田波是战友关系,他拉田波出来吃饭,并先后送给他十万元。

    田波心里知道,这样的案子不该重新立案,但他抱着“之后不一定改判”的侥幸心理,答应了李桥忠的请求。

    可监督庭庭长梁子安却不这么认为。

    他觉得立案庭是第一关,如果没问题就不会立案,所以自己也能卖个人情。

    但他对李桥忠表示 ,这事并不好办,希望跟领导,高院院长赵仕杰通融一下。

    李桥忠不认识赵仕杰,却认识当时的省长秘书袁鹏。

    他送给袁鹏三万元,让袁鹏给赵仕杰打个电话。这个电话一打,赵仕杰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    于是在李桥忠多方“打招呼”和“运作”下,2007年,孙小果案启动再审。服刑期间的孙小果,刑罚也从死缓改判为有期徒刑二十年。

    改判之后,孙小果“复活”之路迈出了重要一步。

    接下来,孙鹤予李桥忠夫妇又开始在监狱内操作违规减刑。

    恰好当时云南监狱管理局的政委罗正云是李桥忠战友。

    于是罗正云叫来云南第一监狱政委刘思源,嘱咐他在“原则内”关照孙小果。

    刘思源表示,领导的话肯定要关照的。

    于是开始为孙小果谋划各种违规减刑。首先在监狱里的打分全都是满分

    其次,所有荣誉都有份,孙小果连续七年被评为“改造积极分子”。

    最后,更加荒唐的是,刘思源还想尽办法,帮孙小果在监狱里发明了一个“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”,并申请了实用新型专利。

    要知道,孙小果就是个高中学历,书都没读过几天,哪来的技术发明“专利”?

    罗正云知道后都大骂:书都没读过他搞什么专利?

    但审批的领导陈超认为,只要监狱敢申报,他就能批。

    监督庭副庭长陈超看过材料,认为真实有效,于是减刑被批准。

    这份笔记都不过关的专利,就这样堂而皇之地为孙小果减刑一年零五个月。

    在孙小果减刑的整个流程中,只有一位政府公职人员坚守了底线,那就是云南第一监狱纪委书记何绍平。

    采访中,他也是仅有的一位没穿囚服的被访人员。

    即便领导多次施压,何绍平坚持自己的原则和底线,最终李桥忠和孙鹤予只能将孙小果运作到第二监狱,再行违规减刑。

    就这样,孙鹤予和李桥忠如法炮制,为孙小果减刑好几次,从1997年11月孙小果被刑事拘留,至2010年4月出狱,最终20年有期徒刑,孙小果只服刑12年零5个月,就被放了出来。

    2010年到2018年间,孙小果化名李林宸,在母亲的资金支持下,他不仅买了几千万的别墅,开上了法拉利跑车,还拥有多家公司、KTV及酒吧等产业,摇身一变成了昆明夜场的大哥大。

    在合法企业的外衣下,孙小果从未放弃他的违法勾当,他不仅开赌场、放高利贷,还实行非法拘禁、故意伤害等,恶贯满盈。

    直到2019年4月,中央督导组进驻昆明,才打掉了以孙小果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。

    这次,孙小果再也复活不了了。

    他被判处死刑,并于2020年2月20日执行。

    签字前,孙小果终于流泪了,

    但此时对于这样一个穷凶极恶的人,没有人再会相信他是真心的悔恨,更多是对死亡的惧怕,正如网友所说:鳄鱼的眼泪,不是善意。

    中央督导组一以贯之,将孙小果背后的势力和保护伞一网打尽。

    他的母亲孙鹤予被判有期徒刑20年,继父李桥忠被判19年。还有孙鹤予和李桥忠运作贿赂的100多名公职人员均被调查。

    其中被判刑入狱的就有19人。

    谈起儿子,孙鹤予依旧一副不舍加溺爱。

    她永远不会知道,正是因为她毫无底线的溺爱,以及孙小果生父陈耀不断诉诸的家庭暴力,才导致了孙小果今天的结局。

    中国有句话叫“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”,孙鹤予作为母亲,对孙小果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    正义会迟到,但绝不会缺席。

    想到那些无辜的受害者,罪大恶极的孙小果,其死亡一点都不值得同情。

    央视这部纪录片,也警醒着我们每一个人,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,犯法必被法律严惩。

    文/皮皮电影编辑部:蜉蝣

    ©原创丨文章著作权:皮皮电影(ppdianying)

   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

巴萨vs皇马5比0把性侵当成癖好,死刑前流下鳄鱼
若获得转载权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hbehzs.com/xinwen/55.html
主页 > 新闻 > 热点推荐

提交成功

我们将会在10分钟内给您致电,请保持通话畅通

知道了

检索

全部

热搜

搭建人才梯队,助力宏陶发展

长按识别二维码查看

此二维码已经过安全认证

长按图片保存到相册

取消

分享至微信好友或微信朋友圈

方式一:直接分享

1.点击浏览器底部的 按钮

2.点击菜单中的分享 按钮分享至微信或朋友圈

方式二:长按复制下方的链接地址,分享给好友

http://www.hbehzs.com

方式三:保存二维码图片进行分享

1.点击菜单中的二维码按钮,长按图片保存到相册